97香蕉超级碰碰碰久久兔费,97久人人做人人妻人人玩精品,97碰碰碰人妻视频无码

<menuitem id="zbfvx"><video id="zbfvx"><listing id="zbfvx"></listing></video></menuitem>
<var id="zbfvx"></var><var id="zbfvx"><video id="zbfvx"><menuitem id="zbfvx"></menuitem></video></var>
<cite id="zbfvx"></cite>
<cite id="zbfvx"></cite><cite id="zbfvx"><span id="zbfvx"></span></cite>
<cite id="zbfvx"></cite>
<var id="zbfvx"></var>
<cite id="zbfvx"></cite>
<ins id="zbfvx"><span id="zbfvx"></span></ins>
<var id="zbfvx"><span id="zbfvx"><menuitem id="zbfvx"></menuitem></span></var>
<cite id="zbfvx"><span id="zbfvx"><var id="zbfvx"></var></span></cite>
<cite id="zbfvx"></cite>
<var id="zbfvx"></var>
<cite id="zbfvx"></cite>
<ins id="zbfvx"><noframes id="zbfvx"><cite id="zbfvx"></cite>
咨詢熱線:0755-23895153
電子煙于爭議聲中前行:期待管理創新
發布日期:2021-03-19來源:354次瀏覽
分享:

2021年3月4日,中國進入兩會時間。這場事關國計民生的盛會,新發展、新舉措、新經濟、新業態成為各界關注的焦點。兩會上,“電子煙”也成為代表們討論的議題:全國政協委員孫承業建議禁止向未成年人銷售電子煙,全國人大代表何琳也提出了關于“保護青少年遠離電子煙,加快行業規范出臺”的建議。


在過去的幾年,關于電子煙的爭論從未停止。支持者認為,電子煙比傳統煙草減害95%,絕大多數用戶均為傳統煙民,對戒煙有所幫助。反對的聲音認為,電子煙也是煙,會帶來“門戶效應”,吸引更多非“煙民”,尤其未成年人使用;同時,學界對電子煙的科學研究體系還處于起步階段,關于電子煙對公共衛生的長期影響,還需要更長時間研究。


爭論喋喋不休,產業發展卻未因此止步。在中國深圳,匯聚了全球90%的電子煙產能,2020下半年后,誕生了兩家電子煙上市公司——思摩爾國際和霧芯科技,前者是全球最大的電子煙代工廠,后者是大眾熟知的電子煙消費品牌“悅刻”母公司。


從產業格局來看,電子煙已成為少有的中國掌握“研發、生產、銷售”全鏈條,并在國際市場上占據領先地位的電子消費品。目前,思摩爾國際市值超3000億元人民幣,悅刻的市值也超過1700億元人民幣。投資者用腳投票,在很大程度上也驗證了電子煙和霧化技術的未來價值。


對于2017年10月11日就已下達的《電子煙》國家標準制定計劃,外界一度預言將于2019年內發布。但據國標委網站最新數據,前述標準仍處“正在審核”階段,懸而未落,令電子煙行業更添一分不確定性。


出口占九成 消費市場處初期


中國電子商會電子煙行業委員會秘書長敖偉諾曾舉出數據, 2019年中國電子煙出口額為438億,內銷額為112億元。中國作為全球電子煙最大的生產國,近八成用于出口。根據中國電子煙行業委員會數據,2020年,中國電子煙出口額達494億元,國內銷售達145億元。與2019年相比,出口上漲了12.8%,而國內銷售額也上漲了30%。


從以上數據可以看出,電子煙已經成為我國出口創匯的重要產業之一。但從消費市場角度看,據華創證券研報,2019 年全球電子霧化煙銷售額達到 202 億美元,同比增長28.43%。由于美、英兩國發展較早,目前這兩個國家為主要的電子霧化煙消費國,占比分別為47.77%和13.40%,中國占比為約6.85%。


中國電子煙消費市場處于初期,國標、監管政策待完善,是目前業內人士的關注點?!峨娮訜煛穱覙藴手贫ㄓ媱澰缭?017年10月11日就已下達,外界一度預言或于2019年內發布。但據國標委網站最新數據,前述標準仍處“正在審核”階段。截至目前,中國對電子煙行業的政策性規范停留在兩個層面: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線上禁售,以及部分城市禁止公開場合吸電子煙。


根據前不久發布的《英國公共衛生部2021證據更新》,電子煙產品是2020年英國嘗試戒煙者最常用的輔助手段,每年有5-7萬人通過電子煙戒煙。


官方標準尚未正式發布,對于電子霧化器的身份問題,從業者、監管部門和專家學者也都各有看法。由于不含煙草,市場上最常見的封閉式電子煙并不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煙草專賣法》規定的“煙草專賣品”,因此傳統煙草零售渠道對此態度一直較為冷淡。而另一類有別于霧化電子煙、被稱為加熱不燃燒的電子煙,比如IQOS,因含有煙草成分,已被明確列入煙草專賣的管轄。


對懸而未決的監管標準,普遍觀點認為一刀切的可能性不大?!犊茖W》(Science)雜志曾于2019年12月13日發表的一篇專欄文章則指出,電子煙導致的問題需要盡快解決,但針對電子煙的一刀切禁令則弊大于利。


“出于過分謹慎限制或者禁止危害較小的電子煙產品,同時又將致命的香煙產品留在市場上,這并不能保護公眾健康”,作者在文中寫道。



“減害”還是“門戶效應” 電子煙爭議聲中前行


對于電子煙的主要作用,部分專業人士傾向宣稱“減害”。以霧化、加熱不燃燒方式等方式攝入尼古丁,電子煙避免了煙草燃燒產生的焦油等有害物質,一些研究發現電子煙的危害比卷煙更小。


世界衛生組織2020年發布的電子煙專題報告中,電子煙的官方定義是“電子尼古丁傳輸系統”,因不含煙草和焦油,也不會帶來香煙燃燒時的有害物質,世衛組織將其與傳統卷煙區分開來。


英國公共衛生部自2015年就明確指出,相比傳統卷煙,電子煙可減害約95%。英國政府甚至認為,完全從卷煙改吸電子煙的煙民在健康得到顯著改善,電子煙可以在政府實現無煙一代的控煙目標中發揮重要作用,也可極大緩解醫療財政壓力。


但有部分專家認為,電子煙中的尼古丁具有成癮性,因此存在“門戶效應”:吸引一部分本來不吸煙的人,尤其是未成年人,因接觸電子煙而產生對尼古丁的依賴,最終成為傳統卷煙的使用者。


今年1月,加州大學圣地亞哥分校公共衛生學教授約翰皮爾斯(John Pierce)博士和其團隊在《兒科學》上發表了一篇《青少年吸食電子煙與煙草日常使用關系的研究》,發現使用電子煙會直接導致青少年日后煙草成癮。


上述研究觀點與部分公共衛生學界的研究結論吻合:未成年人年好奇心強,容易在不完全了解電子煙健康危害的情況下產生對尼古丁的依賴,進而發展為長期吸煙者。


當然,各國目前對電子煙的管控政策和力度不同,也讓“電子煙是否是非煙民的第一口煙”有了不同的聲音。比如,中國疾控中心發布在《柳葉刀》上的一篇論文證明,中國96%以上的電子煙用戶均為煙癮大、想戒煙、了解吸煙危害的老煙民。根據英國衛生部數據,當前的大多數電子煙用戶是前吸煙者或當前吸煙者。從未吸煙的年輕人中只有0.8%至1.3%是電子煙用戶。


中國發明、中國技術、中國生產,霧化科技不容忽視的產業價值


盡管電子煙在中國依然面臨很大爭議,在全球的電子霧化器市場,深圳卻扮演著全球90%電子煙的生產、出口角色,深圳寶安區的沙井、福永兩條街道更是被稱為全球“霧谷”,業內人士也將電子煙與手機、無人機并列為“深圳三大硬件”。


事實上,電子煙這一新物種就是由中醫師韓力最早于2003年發明的。經過十幾年的技術迭代更新,電子煙已經成為少見的“中國發明、中國技術、中國生產”,并在全球占據主導地位的細分產業。


中國電子商會電子煙行業委員會秘書長敖偉諾認為,目前,電子煙已成為我國電子信息技術與傳統精細化工技術融合升級的典型代表,也是我國電子信息制造業享譽國際的一張名片。無論是自主品牌的定價權、全產業鏈的集聚效應還是高密度的市場分布、知識產權領域,中國在這個領域的先發優勢已十分明顯。


“可以看出,深圳電子煙產業,已經是我國穩外貿、穩就業的重要產業,”敖偉諾說。


另一方面,隨著十多年來的技術積累,深圳的電子煙產業也可以探索霧化技術的平臺價值。事實上,除了應用在電子煙產品上,霧化科技也早已在醫學領域廣泛應用,未來這一技術有望打開生命健康領域的新空間,具有不容忽視的產業價值。

 


例如,醫用霧化器及包括中醫藥在內的霧化吸入制劑,已經成為治療呼吸道等疾病的常規工具。但受制于設備體積和操作方式,在大健康領域的霧化技術應用仍不多見。而國內頭部電子煙公司,已經悄然展開了這方面的布局。


對此,敖偉諾認為,未來科技創新必然是電子煙公司和霧化科技領域的重點。如果有更多企業投入到電子霧化新技術的探索和新應用,這個產業在全球的市場前景將非常廣闊。


中山大學臨床藥理研究所數據中心主任、廣東省食品藥品審評認證技術協會臨床試驗評估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鐘國平則表示,霧化科技應從關注人體安全和健康,提升人群生活品質的角度出發,積極開展相關基礎研究和臨床研究,賦能并拓展健康產業的發展。


深圳或可先行先試,推動制定行業規范發展


今年兩會上,針對電子煙的建言更多側重在“保護青少年遠離電子煙”。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疾控中心研究員孫承業建議,由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牽頭,明確電子煙的管理協調機制。他表示,電子煙是一種不同于傳統卷煙的產品,不應完全照搬卷煙管理的模式。同時,應堅決禁止未成年人接觸電子煙。


全國人大代表、貴州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健康教育所副所長何琳則建議國務院有關行政主管部門加快制定電子煙行業規范,讓管理有章可循;強化執法,嚴格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人保護法》,禁止向未成年人售煙,其中也包括電子煙;制定電子煙生產、銷售等綜合管理辦法。


事實上,在保護未成年人遠離電子煙方面,國家的監管政策早已落地。早在2018年,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國家煙草專賣局便發布了《關于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電子煙的通告》。2019年,兩局進一步發布了《關于進一步保護未成年人免受電子煙侵害的通告》,要求所有互聯網在線渠道禁止銷售電子煙產品。過去兩年,大多數電子煙企業也紛紛在未成年人保護方面重點投入。


除了保護未成年人,低門檻一度造成中國電子煙行業魚龍混雜、小散亂的現象。目前市面上電子煙還存在質量良莠不齊的情況,缺乏市場評估和監管的細則。


“電子煙產品需要規范生產,就目前而言,電子煙行業急需國標的出臺?!卑絺ブZ說。他表示,對企業來說,監管政策的出臺是規范發展的必經之路,并非是一件壞事。在“電子煙國家標準”等規范文件和政策出臺后,行業可依據標準,開展有序競爭。而經過強監管的洗禮,行業會快速向頭部集中,更快走向規范化。


顯然,在規范環境下鼓勵企業正向競爭,通過市場機制、規?;?,讓好的更好,才能推動整個行業規范向上發展。


作為新事物、新技術,電子煙有其正向價值,但“隱形”的負面效應也不可忽視。兩利相權取其重,兩害相權取其輕。如何通過成本-收益分析方法,以“公共衛生風險最小化”為目標,制定合理的電子煙監管制度,也是深圳作為先行示范區值得思考與實踐方向。


廈門大學法學院副教授陽建勛曾指出:“制定好的電子煙監管政策,必須將該政策實施的總收益與總成本進行比較,當總收益超過總成本時,公共衛生狀況才能改善。無論是基于危險減少論對電子煙進行寬松或最少的監管,還是基于危險增加論對電子煙進行嚴格監管,其終極目標都是通過權衡電子煙監管政策的成本收益,實現公共衛生風險的最小化?!?


作為先行示范區,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深圳向來領風氣之先,同時,深圳也是龍頭企業匯聚、產業高度聚集的區域。有從業者建議,如果深圳可以適當先行先試,出臺地方標準,明確管理部門,將“電子煙”與“傳統煙草”細分管理,在堅決禁止未成年人使用的前提下,綜合考量公眾健康、產業發展、控煙目標,或許能助力深圳在全球競爭中繼續把握住產業發展機遇,鞏固 “產業高地”的地位。


敖偉諾也呼吁,相關企業應該積極參與,共同推動電子煙產業朝規范化、標準化、國際化發展。而要實現全球電子霧化行業的健康持續發展,必然離不開保護未成年人、質量安全、市場前景、規制四個核心要素。


聲明:轉載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文章來源:煙草在線、中國工業報

辦公地址:深圳市福田區沙頭街道新洲社區濱河大道9003號湖北大廈南面9B

MOK中國區售后熱線:0755-23895153

admin@xomok.com

聯系我們
0755-23895153
97香蕉超级碰碰碰久久兔费,97久人人做人人妻人人玩精品,97碰碰碰人妻视频无码